首页要闻信息政策法规执法监督草原监测保护建设防火防灾科技教育草业发展草原文化草业机构理论研究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草原文化>> 草原人文 >> 文章正文
在呼伦贝尔盛放
创建时间:2016-07-28 08:07:21         作者:
呼伦贝尔,被称为世界上最好的草原。
在这片草原和临近的林区,生活着蒙、满、朝鲜、俄罗斯等30多个少数民族,超过全国少数民族总数的一半。其中,有3个特殊的民族,是全国所有民族中人口最少的,被并称为“三少民族”,他们的名字,分别是达斡尔、鄂温克和鄂伦春。
7月,正是草原最好的季节。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组织了一批民俗学者赴呼伦贝尔,进行“三少民族”节日民俗调研,并走访了蒙古族牧民的夏营地和俄罗斯族聚居的村落,了解到如草原上的鲜花一般多彩盛放的各民族文化。
“我的心爱在天边,天边有一片,辽阔的大草原……”
在新巴尔虎左旗乌苏木的一处牧民家,众人彻底体验了一把游牧生活。喝着马奶酒,住在蒙古包,和主人一起搭帐篷,一同早早起床,去给马、牛和骆驼挤奶。帐篷外,停着传统游牧民族搬家所使用的勒勒车。为了欢迎远来的客人,牧民们表演了套马、赛马,还举办了篝火晚会。手拉着手转着篝火唱歌跳舞,火一样的热情将我们融化。
这户人家的男主人名叫巴日哈,他的弟弟多兰在城里的电视台担任旅游节目的主持人。多兰非常关心民族文化的传承,便将自家的牧场对外开放,办成了一个参观体验教育基地,偶尔接待几位旅客,周末则让学校师生免费体验。
随着到城里定居的族人越来越多,孩子们对草原的了解也越来越少了,“有一次,我听到一个小朋友对着羊群惊叹说:妈妈,这里有好多喜羊羊!”这句天真的话语却深深地刺激了多兰,促使他投身于游牧文化的传播中。“比如勒勒车,17世纪时是什么样子,20世纪有什么变化,到现在,很多牧民都用汽车来运输了。还有帐篷也不一样了。以后如果有可能,我想把这些都展示出来,表现出蒙古人生活的变迁。”
“我的心爱在高山,高山深处是,巍巍的大兴安……”
不同于草原的热情豪放,森林里的民族别有风情。猎民以他们特有的生产、生活方式,创造出灿烂的森林文化。
“三少民族”均没有自己的文字,因此,其久远的历史很多已不可考。有学说认为,达斡尔是黑龙江以北土著民族的后裔,也有人认为他们是契丹遗裔;鄂温克族和鄂伦春族都是狩猎民族,“鄂温克”意为“住在山林里的人们”,先人曾居住在贝加尔湖沿岸;“鄂伦春”意为“使用驯鹿的人们”,自古就繁衍生息在黑龙江以北的广大地区。17世纪沙俄入侵,三个民族被迫内迁,被清朝政府编入布特哈旗,也就是今天的呼伦贝尔扎兰屯市。
呼伦贝尔最北端,北纬52°,根河市的敖鲁古雅鄂温克族乡,素有“北极村”之名。敖鲁古雅的鄂温克,被称为“中国最后的狩猎部落”。放下猎枪、走出山林后,猎民大多在此定居,以饲养驯鹿为生。迟子建的小说《额尔古纳河右岸》,描述的就是这一带的鄂温克人的生活故事,曾获第七届茅盾文学奖。
我们参观了这里的猎民定居点和狩猎博物馆。鹿皮作衣衫,鹿蹄作扣子,动物的骨作针,筋作线,白桦树皮做舟……鄂温克、鄂伦春传统民居“撮罗子”,又叫做“仙人柱”的,也是由若干根木杆搭成框架,夏、秋季覆盖桦树皮,冬、春季再盖上兽皮保暖。“一切生活用品,都是从大自然中来。”担任讲解员的小姑娘告诉我们,她的奶奶至今仍住在山上,养驯鹿。在座谈会上,来自“三少民族”的专家还介绍了他们的节庆习俗,如鄂温克人的瑟宾节、阿涅节,祭祀火神的“贡烛仪式”,几个民族对萨满教的共同信仰等等。
“我的心爱在河岸,额尔古纳河,穿过那大草原……”
离开美丽的驯鹿,最后一站,是恩和的俄罗斯民族乡。恩和以额尔古纳河为界,与俄罗斯仅一水之隔,这里的俄罗斯族是华俄后裔。俄式小木屋“木刻椤”错落有致,漆成明艳的色彩,每户屋舍都有篱笆围成的小院,餐桌上的食物也从散发着鹿奶甜香的“列巴”变成了面包。当我们问起当地的节日民俗,热情的主人一下子唤来亲朋好友十来个人,展开了热烈的讨论。聊得兴起,还拿出手风琴,弹唱起了《喀秋莎》等中国人非常熟悉的俄罗斯民歌。
“中国和俄罗斯的节日,我们都过,差不多每个月都能过节。”当地老人们幸福的语气中,也带着些遗憾和伤感,他们说,年轻一代中,会说俄语、遵守传统生活习俗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再过几十年,这里会变成什么样子?他们有些困惑。对此,民协的专家们也向他们提出了很多建议,更好地将民俗风情与旅游业结合,以此促进文化传承。
“呼伦贝尔大草原,我的心爱我的思念……”一路上,《呼伦贝尔大草原》的歌声几乎无处不在。不同的民族用不同的语言,唱着相同的旋律,那旋律在每个人心里久久萦绕,余音不散。
文章来源:人民日报
文章点击数:
没有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部草原监理中心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农展南里11号
邮编:100125 传真:010-59191705 E-mail:grassland@agri.gov.cn

京ICP备05083793号